中國商人與尼加拉瓜總統兒子友誼無關運河項目

中國商人:與尼加拉瓜總統兒子友誼無關運河項目

中國商人:與尼加拉瓜總統兒子友誼無關運河項目

www.drhealthbeauty.com

  【環球時報記者 芮曉煜 褚大業】近一年來,中國商人、信威通信董事長兼總裁王靖,因其大手筆投資而獲得國際媒體密集關註。他牽頭在尼加拉瓜修建一條計劃耗資500億美元的大運河,並因此成立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有限公司(HKND集團),該公司已在去年成功獲得大運河100年獨傢開發及經營管理權。他在去年宣佈將在烏克蘭合作建設總投資約100億美元的克裡米亞海港及工業園區項目,不過該項目受局勢影響而“無限期暫停”。在外界看來,王靖的身份背景是個謎,盡管他本人一再表示自己隻是“普通人”,國內外媒體仍猜測不斷。日前,《環球時報》記者走進北京的信威大廈,對這位“神秘”商人進行瞭專訪。

  與總統兒子的私人友誼無關運河項目

  環球時報:據說您和尼加拉瓜總統的兒子是朋友,這對於您拿到運河項目有何影響?

  王靖:我和尼加拉瓜總統的兒子是朋友,這是事實,但這麼大的項目,你能依賴跟誰是哥們,能把寶押在和誰的私人關系上嗎?我們是朋友,而且是好朋友,他希望這個國傢脫離貧困,擁有幸福,他的執著讓我感動,但我們的友誼與這條運河沒有邏輯關系,任何私人感情都無法承載運河這麼沉甸甸的項目。

  我們在尼加拉瓜這個項目完全是在公開、公平、公正、透明的法律框架內做的。比如首先有全民公投,公投過瞭,總統要提建議、議案,接著議會投票,有很多反對派、反對黨、政治力量、社會力量,不是總統下命令就行瞭。議會多少票贊成、反對、棄權,這需要公開,根據投票再立法,成立相應的行政機構,比如尼加拉瓜運河管理委員會,誰有資格進入這個管理委員會,這些都是在法律框架、基礎上操作的。

  環球時報:參與運河項目過程中有競爭者嗎?

  王靖:當然有,不想評價別人,但解決掉瞭。

  環球時報:尼加拉瓜運河項目為什麼吸引您去做?

  王靖:我想是基於三點。首先,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地球現在需要這個運河的出現,且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迫切。人類貿易的需求爆炸性地增長,但海洋貿易的模式有變化嗎?路徑有變化嗎?還是百年前的,溝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還是巴拿馬運河,大部分貨輪還是繞經南美洲的合恩角,小部分能走巴拿馬運河的船還要排隊,有時一兩個月,甚至3個月。

  第二是誰來幹,什麼樣的團體來做,應該是有大型基礎設施經驗、投融資能力,有經濟、技術、工程、經驗等優勢的企業。中國鼓勵企業走出去,在經貿繁榮往來的基礎上,促進民間友誼交往,這都是符合主旋律的,所有這些原因綜合起來看,最有可能的是以中國企業為代表的公司。第三是,這件事需要有人來做。

  環球時報:大運河項目耗資巨大,目前融資情況如何?

  王靖:融資情況挺樂觀的。我剛從宜昌回來,中國葛洲壩集團和我們剛簽完投資協議,可能你們也看過徐工機械的公告,類似這種強強聯合、合作還有十多個公告在後面。這十多傢公司要深入參與運河項目中,都是有價值的企業,有中央企業、國有大型企業、外國企業,有金融機構、設備制造商、設計工程施工單位。運河是一個產業鏈,在產業鏈面,會有業界突出、居領軍地位的企業加入。

  環球時報:誰在運河項目的融資中占大頭?

  王靖:都是市場化,你的地位重,份額就大,地位輕,份額就小。當然,我們是最大頭,是組織者、主導者,是業主、控股股東,投資中占的比例最大。

  “我們不可能是皮包公司”

  環球時報:關於克裡米亞深水港項目,據說你們也受到一些質疑?

  王靖:去年12月5日,我們簽瞭框架協議後,分批派出大量專傢。第一批35人,第二批接近90人,包括外國人,法律界如美國律所的,經濟金融界的,工程師有澳大利亞和中國的。在克裡米亞和當時政府座談,包括當時的克裡米亞幾乎所有部長,對方提供瞭很多資料信息,沒有人提出任何質疑,後來因為嚴峻的形勢才撤回,這其中沒聽到任何質疑反對。簽約時,我們有當時烏克蘭政府所有的授權,有克裡米亞政府所有授權。我們和當時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當時克裡米亞的總理等在北京都會晤瞭,如果是皮包公司,我相信是解釋不通的。

  環球時報:克裡米亞深水港項目無限期暫停,尼加拉瓜大運河項目按計劃進行中,對比這兩個項目,您對滿意程度如何打分?

  王靖:總體上看,都是在計劃中前進。從細節上說,有一些我們當初覺得特別難,但實際上沒那麼難,也有一些我們覺得挺容易,但實際上沒那麼容易的。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很滿意。尤其運河項目做瞭快兩年瞭,我們總結瞭大量的經驗和教訓,有些地方可能當初考慮得不太周全,有些地方可能有點想當然,有些地方可能沒有考慮到尼加拉瓜這個國傢的特點,一旦發現就馬上修正。大運河2019年通船瞭,將是厚厚的一本經驗書,我願意無償讓所有中國企業來看一看。

  環球時報:運河公司目前有多少人?

  王靖:運河公司就是為運河而成立的,成立之後邀請全球各個領域的頂尖企業和機構加入,有聘請來工作的,有簽訂合同委托來做課題研究的。我們作為業主、投資方、發展商對整個項目進行管理,現在尼加拉瓜現場估計有500人,都是科技人員,沒有施工人員,我們還沒施工。在中國國內,從事這件事、在這裡領工資和簽約的有600人,包括香港辦公室。運河公司總部在香港,但在香港人很少,可能有30個人。香港是個指揮中心、信息中轉中心、決策發佈中心,我差不多一個半月去一次,早上去晚上回,但天天有電視會議。內地有五六百人。

  “不希望成為政治棋子”

  環球時報:大運河項目您看重的是長期的過船收費,還是戰略意義?

  王靖:我們算瞭算,大概一年能收幾十億美元運河費。但這不是目的,溝通世界創造的價值是巨大的。這是商業行為,必須要盈利,不盈利股東不幹,投資者也不會幹,但真正的社會效益和商業效益不會分這麼清。有巨大的社會效益,商業價值才能得到保障,因為商業價值得到保障,社會效益才能成功。

  在商言商不涉及政治,是為瞭保護商業,我不希望成為某個政治的棋子,因為現在已經有很多國傢在造謠瞭,甚至說某些國傢要用武裝力量保護這個運河,謠言滿天飛,我不願意做這個棋子,也不可能做這個棋子。

  環球時報:對於大運河項目對當地環境可能帶來的影響,您做瞭哪些工作?

  王靖:非常具體,我們做瞭很多模型,包括麥肯錫做瞭大量模型,社會影響,環境影響,就業、教育、醫療、文化傳承、歷史都做瞭大量模型,都是非常積極地在推動當地進步。我們也在用各種方式和當地民眾溝通,現在還在進行,省、區、村都在把民眾組織起來。

  環球時報:運河公司的資金來源是哪裡?外電質疑您是不是有特殊背景?

  王靖:來源是股東。作為大股東,我個人出資投瞭不少,最少的月也要七八百萬美元,多的一個月需要2000萬美元,是我個人的資金。

  我沒背景,真沒有,我不能隨便編。我跟政府、軍隊、共產黨以及政治沒有任何關系。我不是黨員,隻是群眾。

(原標題:尼加拉瓜運河投資人王靖:拿下運河項目不是靠關系)

Tags:
hair loss,
acne,
acne scar,
chemical peeling,
抗衰老,
果酸換膚,
扁平疣,
,
雀斑,
色斑,
醫學美容,
美容醫生,
塑然雅,
聚左乳酸,
童顏針,
透明質酸,
磨皮,
脫髮治療,
脫髮醫生,
胎記,
脫疣,
脫毛,
脫痣,
激光美白,
激光去斑,
去斑,
激光脫毛,
暗瘡治療,
暗瘡醫生,
去暗瘡印,
多汗症,
減肥藥,
埋線,
微針,
botox,
sculptra,
restylane,
juvederm,
microdermabrasion,
Laser facial,
Laser hair removal,
hair removal,
Fractional CO2 laser ,
CO2 laser,
moles,
mole removal,
tattoo removal,
超聲刀,
HIFU,
Ultraformer,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